裸体追杀令(5)

片子让你轧一角就是了,再说你那个同事说不定想要耶!你还限制人家。」渡边

说。

「现在子弹已经上镗了,快要发射了!你不过来我就要用强的了!」胖客户

说。

我试图摇醒直美,她教我遇到客户强暴时就跳海,可是现在她喝醉了跳海太

危险,该怎么办呢?又不能把她留在船上自已跑了,我原来只想把局势搞乱,或

许可以趁乱脱身,谁知直美竟然酩酊大醉,搞得现在双方赤身露体的僵持着,看

来是很难善了。如果我想和他们做爱或是已经答应这吹性交易倒也罢了,偏偏都

不是,但也不是因为钱的关系,如果传出去说我和直美不收钱就上床,以后也别

想混了。

「你们看也看了、摸也摸了,已经佔了很多便宜了,还想怎样!」

「我的朋友都有就只有我们干瞪眼,说不过去嘛!再说我们也付了钱了,你

们今晚是属于我们的,我们爱怎样就怎样。」渡边说。

「那是其他伴游小姐才有,我们两个人没有收你做S的钱。」

胖客户「喔!」的一声,说:「她是说我们没给够钱,所以不能做爱,这简

单,等回航以后补给你不就得了!」

我想跟他们不能太理智,不如就市侩一点专捡「钱」上着眼,就算他们很有

钱,也不会随身带着五十万元。

「不行,谁知道你们回航以后还认不认帐,我的价码是五十万,一定要现金

就对了。」

渡边说:「那你那位朋友怎么办?」

「她喝醉了,我不能代她答应你们。」

「也就是说只有你一个人啰!那还是欠一个人嘛!」胖客户说。

「你们只要付一份钱,我就伺候你们两位。」才说完我心里就慌了起来,万

一他们真筹到五十万元,我到底要不要答应。

「好,我们去找看看有投有。」那两人转身进入船舱,真的去筹五十万。

「可是你们要套着保险套。」我急忙补充一句。

我跟着进去,想找几件衣服给我和直美穿。只见起居室里十几个男女裸体拥

抱,各种性交姿势正在进行,浪荡的软哼声不断传进我耳中,不由得下体都湿润

了,心想不能看、不能听,尽快找到了我和直美的浴袍,但见渡边两人正在翻同

行朋友西装裤里的皮夹,好像非筹到钱不可。

方才船舱里的景像一定教他两人愈加难以忍受,即使是我现在也想尝试跟两

个男人同时做爱是什么滋味,只是担心万一事情传出去,自已不做伴游这一行也

就算了,连累了直美就不好意思了。以后再也不能以高价阻止客户要求的性服务

了。

想到这里,突然听到男女同时发出满足的声音,我看到一个男仕从一个伴游

小姐身上抽出阴茎,那阴茎颤动着随即喷出一道白色水柱,恰好落在那个伴游小

姐的乳房上。

这时的情景让我回想到我学生时代……

我当时还是处女,在我十六岁高一那年,在同学的生日派对上失身,那一次

也不知是谁恶作剧在鸡尾酒里加人催情药,我煳里煳涂的不知和多少人发生肉体

关系,昏昏沉沉的,性爱的乐趣却感受不到。自从那时起流言四起,说我那天跟

十几个男生疯狂做爱,因为我是当时的校花,而当时确实也有十几个男生在场,

他们不会放过我。连我当时的乳罩和三角裤都被收藏,甚至有人高价收购,我受

不了风言风语就转学了。

后来毕了业,我晚上念大学,白天上班。不管是同事还是同学,只要有人追

求我或是我看上眼的男孩,我就和他上床。

直美还未醒来,我帮她穿上浴袍,扶着她到船顶的驾驶舱休息,随即到甲板

上来等候渡边。这时他们俩人裸身的从船舱里出来,手上确实握着一叠钞票。

渡边说:「找来找去只有四十万元,还缺十万,但是这四十万元付其他小姐

的也够了,这个急起来的时候很不好受你也知道,将就通融一下,缺额回航一定

补给你。」

我见他说得诚恳也有情理,心想既然决定做这行,而这些人也是有头有脸,

阴茎直挺挺的勃起着,实在过意不去。

「好吧,你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拒绝,等我一下吧!」我收下了那四十万

元,走进船舱把钱收好,抱了几条毯子出来,对他们俩人说:「我们就在甲板上

如何?」

船已下锚,气温凉爽,甲板上亮着一盏大灯,我把毯子铺在甲板上跪下来,

他们俩人向我靠近,我手轻握着他们俩人的阴茎,用嘴含着左一阵右一阵的轮流

吮弄,他们俩人抚弄着我的乳房,身体一前一后的摇动配合。

「你知道这些部位的名称吗?加奈子。」渡边问着。

我知道他希望我讲一些淫荡的话语来挑逗他们,这点有甚么难的。「这里是

龟头、这个会喷精液的叫马眼、这个蛋蛋叫睾丸,我还有甚么需要知道的?性学

大师。」

「你好像很有经验,吮过几根啦?」胖客户问道。

「老实说,有记忆的这是最大的一根呢!」

「嗯,苏……苏……」渡边的阴茎在我的口里进出,我抬头看着他销魂的神

情。「你的命根子长得和你的身材一样,瘦瘦、长长的。」渡边的阴茎抽离了我

的嘴,轮到白胖这男人的。「你的也跟你一样,白白的、肥肥的,好可爱。」

我对男人的性器始终有股莫名的冲动,几乎要把它全含进口中才罢休,连阴

囊、屁股都让我兴奋不已。

「把腿张开,我要亲你的蛋蛋。」

我叫渡边把腿张开点,把他垂在胯下的两颗睾丸含在口中。「嗯……喔……

啧……好大的蛋蛋,长长的阴茎,我好喜欢喔!」

「喔,你够风流够女色,第一次有女人把我的睾丸放在嘴里的,哇!」

一会儿又换吮那白白肥肥的阴囊,那白胖男子大声喘息着,我手握着他的阴

茎使劲的吮着。他说:「用你的奶来夹。」

「遵命。」我松开他的阴茎,把那话儿贴在乳沟间,用手把乳房从两旁向中

间挤压,夹紧那话儿,那胖客户就自己抽动起来了。

渡边也在这时把阴茎插进我嘴里,他们两人都抽动得很快,几分钟光景,我

几乎迷上了这个方式,渡边把阴茎抽出,他几乎要射精了,而把它忍住。我当然

舍不得停下来,伸手就要去抓着那阴茎,张着嘴巴要再吮它,放松了夹着的胖客

户的阴茎,那胖客户紧接着把阴茎插进我微张的嘴。

我像婴儿脱离不了奶嘴似的,换一根阴茎插进嘴里就满足了。这一次我不让

它轻易抽出,紧抱着胖客户的肥屁股,脖子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的快速运动着,从

前端的龟头吮到阴毛。

我听到胖客户发出的叫床声。

这根白白肥肥的阴茎首先发难,「噗、噗、噗」的连续射了几股浓精进我嘴

里,我停止吮弄,让那精液尽情喷洒,直到它停止。然后我站起来,满嘴的精液

就和那胖客户热情拥吻,把他的精液吐还给他。吻毕,我又去和渡边拥吻,他的

手在我身上爱抚。

「你们好大的阴茎喔!」我抹去残留在嘴角的精液,娇嗔的说:「弄得我嘴

巴好酸,不弄了。」

「你可以叫它鸡巴或者阳物,它的名词多得很。」渡边说。「你揉着我的睾

丸,我突然变成金迦不倒了。」

原来揉阴囊会让它更持久。「叫鸡巴,我会不好意思,就叫它阳物或阴茎好

了。」接下来我对他们俩人说:「我表演自慰给你们看。」

说着我躺下来,两腿大开,阴道口早就湿漉漉的,我手指头轻轻揉着勃起的

阴蒂,他们俩人聚精会神的欣赏,我渐渐感到快感即将来临,脑中开始浮现七彩

迷离的幻像,口中轻哼放浪的呻吟,爱液不断从紧合的阴唇中缓缓流出,阴道因

抽搐而收缩,爱液因阴肌夹紧而喷出,局部的充血使得原来细嫩粉红的肌肤转为

桃红。

草榴文学区http://c2100.yi.org/~mod07/index

「这里是阴蒂,这是我的包皮,这是小阴唇,这里面就是阴道了。」

渡边笑着对我说:「你一定是刚做这行不久,对吧?加奈子。」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我太笨了?」我几乎羞红了脸:「其实这是我第一次

下海。」

「哈,哈,哈,我为甚么猜得出来,你知道吗?」渡边说,我摇摇头。

「一般风尘女郎是不给客人看她们的屄的,因为经常和不同男人性交,屄就

丑丑的,洞旁边的这些皮皱皱松松还黑黑的。你的就不一样了,桃红色的皮肤,

没有一点点杂色,鼠蹊是光滑滑的,连会阴都嫩像新鲜的花瓣一样。」渡边说。

「不过我最欣赏的还是你的屁股。」胖客户说:「肥肥嫩嫩还翘翘的,就连

这屁眼都是粉红色的,嗯……」说着那胖客户竟伸出舌头来舔我的肛门。

天晓得和我上过床的男人,不下有五十个。

「你们嘴巴好甜喔!来,我洞里面有爱液要涌出来了,看清楚喔!」说着,

我用指头把小阴唇向两边拨开,露出阴道里的白色皱褶,鼠蹊的阴肌夹紧,透明

的爱液泉涌而出。

渡边他们俩人见此情景,早已气血翻腾,眼中欲喷出火来,顾不了便扑将上

来,争相把头埋进我大腿间,又吻又舔着我的阴道和肛门、阴蒂、阴唇、会阴和

鼠蹊全部不放过。

「我受不了了,你们就来干我吧!」我说:「随便你怎么玩我了。」

那胖客户听到,急忙抓着我的脚踝,大张我双腿,提起我身体,他的龟头对

准了我的阴道口,准备要插入。

「等一等,请你套上保险套,这是我的习惯。」我的手向后撑起,让我半坐

着,把准备好的保险套套进他的阴茎。

那紫红色的龟头刺入我的体内,撑开小阴唇,爱液立刻润湿了那黄白色的包

皮。胖客户的屁股向前一挺,那根白色阳物整个被我的阴道吞没,他的阴毛碰到

我的小阴唇和阴蒂,被我溢出的爱液濡湿了。

我的阴道像个圆吸盘,很有弹性的紧束着那阴茎。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裸体追杀令(5)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lll.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