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追杀令(4)

千元。在路上她教我不要告诉客户家住那里;遇到客户吃豆腐如何巧妙回避;并

且解释所谓A级就是穿比基尼工作;特级是裸体;B级是连身泳装;做S就是性

交易;全包指的是限人不限次数。不管出大小游艇或水上摩托车、潜泳等,伴游

都是视等级及钟点收钱,机具器材是俱乐部的事,三七分帐先收钱,不怕伴游小

姐赖皮,因为那俱乐部可都不是好惹的。

直美又说,到隔天早晨七点钟回航,这段时间都算在上班,其他伴游都有做

S,势必会有客户没人陪上床会抗议发火,所以要小心,今天这一趟不好赚。

我们把钱存进了银行,她就带我到码头三号船上去见识见识。那是一艘大游

艇,船舱里有十间卧舱。都不很大间,但是用来做爱倒还足够,除此还有起居间

附卡拉OK、浴室和厨房、贮藏室和室内空调,冰箱里早已装满饮料及食物,所

有食物都已煮好,只要再加热即可食用,一位客户配一位伴游,只要把自已的客

户照顾好就行了。

趁着游客还没到,我和直美先到卧舱里换比基尼,其实只是两截式,比基尼

到了晚上再换装,就好像在做泳装展示一样渐入佳境。换装前我把体毛刮一下,

免得从鼠蹊部露出来,也好看一些,我的阴毛生长形状是长方形的,修饰后很迷

人。直美则是倒三角型的。然后再全身抹上薄薄的防晒油,把长发绑成马尾,带

上短程无线电通讯器和水手刀,照照镜子颇为满意,穿上夹克和短裤,就算着装

完成了。

直美又带我到贮藏室指点说明装备,然后到舱顶的驾驶舱看海图及了解操作

方式。

这时远远有三部豪华轿车驶进码头,车停后走出八个人并向三号船走来,我

想他们一定是这一趟的客户,我看看手表还有十五分到四点,但是小杉和其他伴

游都还没到。直美教我先去开空调然后倒来八杯冷饮,她则去请客户先到船舱休

息,大太阳底下等也怪累的。

冷饮端出来客户也进来了,仔细一瞧都是中年人,好似个个事业有成。

「请各位稍候,其他人马上就来了,一会见就要出发,是不是先请各位换件

轻松的衣服。」直美说。

「搞什么嘛!那有让客人先来等的。」有个客户发火了。

「别责怪她们,又不是她的错,这么漂亮又尽责,我就指定她,你们别跟我

抢。」另一个客户说。

「那这个我要。」又另一个客户突然把我抱住,我来不及防备,手掌刚好抓

着我的乳房乘机抚摸,我没抗拒。

「各位请稍安勿躁,说不定还有更漂亮的小姐呢!我来为各位介绍,我叫直

美,这位是加奈子,现在由我带各位参观了解船上的设施。」直美说。

这时我才拨下那客户抓着我乳房的手掌,转身对他抱以一笑,他竟在我颈上

吻了一下。直美在介绍船上的设施,我跟在后面,几个不安分的客户还在抚摸我

的屁股。

走到甲板见到俱乐部的箱型车驶进码头,一阵刺耳的煞车声,车里的人下了

车匆匆而来,我看到小杉和六个打扮入时的小姐,她们穿着流行时装,拎个小提

包,头发烫得很讲究,脚穿高跟鞋,我真怀疑这样的装扮怎么下水。

小杉进船见到我说:「你已经来了,那几个大老板呢?」

「在里面,直美在接待他们。」

小杉带着几个小姐们走进船舱,我也跟着进去。他们一见面不免寒暄说些应

酬话,然后话锋一转,转到如何分配伴游。直美没兴趣听,拉着我到厨房准备晚

上的食物饮料。

我听到他们谈论着如何分配,因为我和直美没有谈好做S的价码,倒变成最

后的志愿,其他小姐也颇具姿色,因此争夺战立刻展开,最后採抽签方式决定如

何分配。

「不晓得我们会跟谁。」我说。

「跟谁都一样,让他们玩得精疲力竭,晚上就不会来吵你了。」直美说。

谈妥后,小杉走出游艇。直美立刻到驾驶舱把船开出码头,今天风浪不大,

游艇走得很顺,那些客户各自去黏自已的伴游。我分配到的客户长得高瘦,满头

白发;直美分配到一个自白胖胖挺着大肚皮的客户。

「先生,怎么称唿?我是加奈子。」我向自已的客户打个招唿。

「我是渡边达生,听过吗?」

「喔,您是那位很有名的渡边大制片呐!」

「不敢当,你长得这么漂亮,想不想当名星啊?很多少女都来求我捧她们,

我是怎么也看不上,但是我觉得你很有潜力,适合走演艺圈。」

「真的?谢谢。但是我已经老了,不是少女了。」我说:「到海上玩怎么还

穿衬衫西装裤啊!我们去换轻便一点的。」

「没带其他的衣服啊!怎么换?况且我很久没游泳,早忘了怎么游了。」

「没关系,我陪着你不会有事的,找找看船上有没有给游客准备的泳裤。」

说着我拉着渡边进卧舱找泳裤,谁知船上并没有为游客准备。

「介意穿我的红短裤吗?」

「我穿了你的短裤,你穿什么?」

「我穿泳装啊!」说完我就脱掉短裤,并且帮渡边脱掉衣服,他一丝不挂的

站在我面前,看他那话儿缓缓抬起头来,我不禁噗嗤一笑。

「你好坏,你看它还会瞪我。」

「男人都是这样的,这时候都会翘起来,但是我老了,反应不如年轻人。」

「嗯。」我轻笑一声,倒了一杯茶水,把渡边那话儿洗一洗,然后含入口中

吸吮。

「你瞧,它不是变得很雄伟了吗?」

「不如我们现在就上床做爱。」渡边说。

「把精力留到晚上嘛!现在用掉了,晚上就……」

「嗯,也好。」

我帮他穿上救生衣并找来蛙镜,自己穿比基尼拉着他到甲板上,这时船已经

离陆地很远了,太阳也没那么毒,其他人都在甲板上吹海风,见到我穿两截式泳

装,眼睛紧盯着我看。

大船逐渐慢下来,这一带海水浅,可以清楚的看见海床,我指着海底一些生

物向渡边说明,并鼓励他下水游泳,见他一直犹豫,干脆自己先跳进海里。

船停后,直美也鼓励他的客户下水,但是看来他们这次只想搞小姐,并没有

玩水的打算。我浮出水面,问直美为何不赶快下水?

直美芙说:「劝不动啊!就是不下去,我说他敢裸泳,我就裸泳陪他,还是

没用。」

「好主意,渡边先生,你如果敢裸泳,我也陪,你可以用蛙镜看呐!为了表

示诚意,你看。」我把泳裤脱掉绑在手腕上来吸引他,不能用推的只好色诱。

直美见这招不错,也跳下水,然后我们俩人都把泳裤脱掉绑在手腕上,我故

意游蛙式,教也们看得欲火焚身,但他们总是专注的看我们裸泳,尤其当我把双

脚打开踢水时,就希望能看到我的神秘三角地带。

最后那两人终于忍不住了,果真光着屁股跳下水,但都穿了救生衣。我向渡

边游去,拉着他离游艇远一点,对他说:「这是我给你的奖励。」然后一个翻身

仰式,大腿突然的张开,让他满足一下好奇心。

「再来一次,我没看清楚啊!」他大叫并且向我扑来,我故意把速度放得时

快时慢,让他可以触摸到我,就这么玩到太阳浸到大海中,把海水煮得沸腾。

晚上吃过晚餐,起居室摆着点心小菜和几瓶白兰地,大伙一起唱卡拉OK。

直美和我换了比基尼,但其他小姐则仍穿着时装,直美说规定归规定,遵不遵守

看个人,我也觉得既然人家花了钱就照规定做,免得好像白拿了钱一样。

十几个人抢麦克风唱歌,我没兴趣一直没唱。这些客户把各自的伴游搂在怀

里,当然渡边也把我搂得紧紧的,藉着酒意双手在我身上抚摸,甚至想把手伸进

我裤裆里,还好我腿夹得很紧,让他不能得逞,不过他还是在我身上到处亲吻。

几个钟头后,直美和我平常不喝烈酒,被强灌了几杯已经晕头转向了。

其他客户见我和直美只穿比基尼比较容易吃豆腐,而其他伴游仍穿着时装,

自顾自的唱着歌,羡慕的说:「还是你们运气好,抽到这两个小姐只穿比基尼,

怎么摸都方便。」

「何必那么拘束呢?大家可以把衣服都脱掉啊!」我说,顺手去解渡边的衣

服。

一说完,其他客户果真主动去脱伴游们的衣服,猴急的有点强脱的味道,三

两下渡边就被我脱得精光。转头去看直美,她不胜酒力,醉倒在沙发上,比基尼

泳裤已经被脱掉,她的客户正好脱下内裤,抓着她的脚踝,把她的两腿张开,摆

好架式,向前一压。

我看情形不对,转身要把他架开,渡边突然从我身后把我抱住,并松掉腰边

泳裤的结,比基尼泳裤掉在地上,他不断的顶我的屁股,勃起的阴茎摩擦着我的

外阴,但总是不得其门而入。挣脱不开他,见直美客户的肥屁股在一上一下地律

动着,情急之下,我握住渡边的阴茎,口中软哼着:「亲爱的,进去了,好舒服

啊!嗯……」

渡边真的以为插进去了,见我口中软哼表情陶醉得还扭动屁股配合,紧抱着

我的手改成轻抚我的乳房,一见他手放松立刻挣脱去解救直美,只见她的胖客户

因为肚子太大,阴茎还没到肚皮先顶到,还在费劲的调整姿势,便宜没有捞到,

教人看了就好笑。

挣脱渡边后,他摔了一跤,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直美从胖客户身体底下拉出

来,我怕他们马上又扑来,扶着直美夺门而出,跑到甲板上。

渡边等两人随后也追来,我扶着直美跑不快,跳到海里又怕她喝醉了危险。

回头指着他们说:「说好了我们没有做S的,你们不要再逼过来了。」

「作个爱有什么关系嘛!我会很温柔的,不会弄痛你的,我的技巧很好喔!

很能持久喔,难得享受这么一次,你就不要再跑了,过来吧!」直美那个胖客户

说。

「是嘛!加奈子,多少女孩想跟我上床我还考虑呢!我这是给你机会,下部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裸体追杀令(4)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lll.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