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孽怨(3)

不过倾刻间便笑不出了,那些红点不少尚未凝固,伸手一触竟有微温,细察之下,却是鲜血!成进凑近霜灵下体,只见她阴道口有些微破裂,仍有鲜血点点滴滴渗出,知道昨晚那一阵暴虐式的勐奸已令霜灵受创不少。

这时传来几下轻轻的敲门声,成进知道是霜灵的丫鬟云儿,应声道:“是云儿吗?进来!”

云儿应声而入,手里端着一脸盆热水,正是来侍候小姐姑爷起床洗脸的。这云儿十六、七岁年纪,鹅蛋形的小脸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却是个小美人儿。她一进门,只见床上两人赤身裸体的,脸上一红,忙转过头去,将盆子放在桌上,不敢出声。

成进也不去理她感觉,命云儿拿点金创药,给霜灵伤口上涂了一点。创口其实甚小,药一上血立止。成进知无大碍。但霜灵两片阴唇却是红肿不已,成进略感歉意,也给那儿涂上一点药,耳边相应传来一声轻唿。抬头一看,原来自己在忙时霜灵已然醒来。一醒之下,下体痛感便阵阵传来,虽然刚上了药有点清凉,但给成进这一触触碰碰,仍然忍不住叫出声来。

成进见她双眼红肿,显然曾经哭得厉害,心中一怜,轻声问:“怎么样?还痛吗?”

赵霜灵阴户给他拿在手中,见此问与昨晚语气大不相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置答,轻轻点了点头。

成进甚感抱歉,知道她对自己仍心有馀悸,勉强措辞说:“女孩子的初夜就是这样啦,以后就不会痛了。你听我话,我会疼你的……”扶她起来,命云儿服侍二小姐穿衣。

赵霜灵身子一动,下体又痛起来。忙道:“我……我……我自己起来,云儿你先出去吧。”待云儿出去,轻轻挪动双腿,穿好衣服。这般一阵折腾,又是痛得厉害,一双美目怨怨地看着成进,双眼衔泪。

成进本想好言安慰,但转念一想,此女乃仇人之女,我此行是来报仇,可不是来怜香惜玉的。冷冷道:“洗个脸,去见爹娘了。”转念间却怕她向赵老儿告状,想了想,又哄她一起吃了早点。

赵霜灵行动仍不太便,成进半扶半拖地,两人出得厅来。迎面上来一人,大声说道:“成兄洞房过得可愉快么?”

成进面上一红,认得他是赵昆化的长婿,自己的襟兄卢杰,揖手说:“卢兄早!”

卢杰见赵霜灵一拐一拐的,心中一怔,略明其理。笑道:“新娘子昨晚定是给新姑爷欺负得厉害了!哈哈!”

成进瞪了他一言,说道:“兄弟是个粗人,不会怜香惜玉……”卢杰心想多半确是如此,一路说笑,与成进夫妇一起去见赵昆化。

赵昆化夫妇早在厅中相候,一见他们,赵昆化笑道:“两位贤婿早啊!”卢杰与成进忙跪下拜见,赵霜灵在丈夫搀扶之下也拜见了父母。

赵昆化三十娶妻,今年五十有馀,他内外功夫均练得颇为高深,双目耿耿有神。那赵夫人看来年近四十,脸上不见一丝皱纹,保养得甚好。当年她也是出名的美人,给赵昆化强抢来作了押寨夫人,生下三个女儿后也就死心塌地而心安理得地做起赵夫人来。现在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

赵昆化见女儿行动怪异,皱眉想:“成进这小子看起来斯文有礼,闺房之中却也这么粗鲁!”但这是他们夫妇间事,不便多问。霜灵本来一见父母,便想扑上哭诉,但心想在大庭广众须不好看,等会独个儿再与母亲细说。当下也忍住不言。

赵夫人也瞧见女儿双目红肿,走路不便,心中甚为愠怒,当下问说:“乖女儿,你夫君没欺负你吧?”她一向不喜丈夫所为,这个成进是出自龙神帮,估计不是好人,素来不为她所喜。这下忍耐不住,说话便不留情。

成进抢着说:“没有没有,我疼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她?哈哈!”干笑几声。

这一来霜灵也不好投诉,低声说:“我想着娘才哭的……”成进说:“傻丫头,又不是出嫁远门,以后你每天都可以和娘在一起,哭什么!”心想这丈母娘可不好对付。

赵昆化呵呵一笑:“就是了。”对妻子说:“他们小两口的玩意儿你就别管啦,你也管不来啊,哈哈!”赵夫人心想倒也不错,道:“我也没说什么啊,他们小两口恩爱,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又瞪了瞪成进。

成进给她瞪得心中有些发毛,颇悔昨晚出手太重,干笑一声,心中一定,顺着丈母娘的目光对过去,做出一副心不虚的模样。眼见丈母娘似颦似笑,神色颇为妩媚,心中一动,想像她二十年前的绝色容颜。

赵夫人仍喜怒不露,一对凤目一碰到成进的眼光,瞪了一下,不再理他。成进知道厉害,心想此刻我是女婿身份,不可造次,连连陪笑,跟霜灵摸手碰额,装出一副恩爱无比的模样来。赵霜灵见他这样,心想这人终是自己终生所托,告状之心也就淡了下来。

成进也老大没趣,聊了几句,便说:“灵霜身子不太舒服,我们先退了。”

赵昆化点点头。

退到门口,赵昆化忽道:“你新婚燕尔,帮中你手头上的事就暂时交给阿杰吧。”卢杰说声“是”,成进只好说道:“那等下我再跟卢兄参详参详。”颇为不愿,心想这一娶老婆,帮中势力只怕多少要给卢杰抢了一些去。诺诺连声,却也没可奈何,扶了霜灵回房去。

那云儿早上收拾床单,看到那些物事,正自脸红,一见他们两人进来,害羞起来,便想走。成进受了一肚闷气,正自无可发泄,见这小妞避着自己,不禁恼怒,喝声:“云儿!急着去哪里,我好可怕么?”

云儿忙道:“没……没有……我是不想烦着姑爷和小姐休息……”受责之下小脸涨红。

成进一瞧,这小姑娘长得还挺标致的。心中一乐,说道:“你几岁啦?过来我瞧瞧。”云儿不敢有违,走到他面前说:“再过四个月就十七了。”

成进伸手摸摸她的脸蛋,笑笑说:“你一直都是服侍你家二小姐的吗?”云儿应声“是”。成进一把将她搂到怀里:“那你二小姐嫁了给我,你当然也陪过来的,是不是?”伸手在她胸前捞了一把。

赵霜灵见眼前丈夫竟然在自己面前调戏自己的侍婢,心中怒极,又惧怕他淫威,颤声道:“云儿还小,过几年再说吧,好不好?”

成进反手搂住霜灵腰肢,双手各抱一女走到床上坐下,对霜灵说:“你吃醋了,是不是?男人三妻四妾理所当然,这小丫头就先做做填房吧。你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的。乖!”霜灵心想事已至此,再说也是无用,当下默然不语。可是新婚次日新郎官便要上别的女人,心中却是气苦,肚中暗暗掉泪,只望他花心归花心,对自己好就行。

成进“哈哈”一笑,捧住云儿的脸,埋头亲了一下,笑了笑:“好香!”云儿红着脸不敢说话。成进命道:“把衣服脱光了上床来。”双手抱了霜灵,钻到床里。

第五章花开并蒂

云儿俏脸通红,坐在床边不敢稍动,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虽知姑爷要了自己的身子是早晚的事,但一到临头,却是害羞不已,心中砰砰直跳。

成进见她没有动摇,大喝一声:“还不脱!是不是要少爷来服侍你?”

云儿吓了一跳,只好依言,慢慢除下周身衣服。成进一言不发地瞪着她看,见她虽然动作奇慢,但总算脱光了衣服,转过身来爬上床,怔怔地看着成进。

成进笑了笑,说道:“好啦,现在帮你家小姐宽衣吧!”霜灵一惊,红着脸问:“干什么?”

成进说:“一起来嘛,我怎么好意思冷落新娘子?哈哈。这小姑娘什么也不懂,咱们先示范给她看。嘿嘿!”霜灵说:“那怎么行?”感觉云儿一双小手已过来解她的衣扣了,忙伸手按住。

成进冷冷说道:“你不想听话是不是?”霜灵心中一凛,手中一松,只好听任云儿帮她脱。倾刻间床上三人都一丝不挂,成进左右各搂一女,心中大乐。

本想让云儿先观战一场后再给她破瓜,但成进手一触到霜灵阴部,霜灵便连声唿痛。成进俯头一瞧,霜灵那儿仍是红肿不已,心想要是再强干一场,这娇妻可受不了。一只手揉着霜灵的乳房,另一只手却在云儿处女的阴户上磨来磨去。

不多时,手中突然感觉一湿,原来云儿未经人事,给他这么几下摆弄,便泄了身来。

成进转过身来,只见云儿两腮通红,小口微张,唿唿喘气。一对小巧的乳房随着胸部起伏,微微颤动。心念一动,将肉棒送到云儿面前,说道:“含着!”

云儿不敢违抗,闭目将男人的阳具含在嘴里,只觉一股奇特的气味直呛入胃,不禁咳杖起来。

成进一个耳光过去,喝道:“臭小娘,连吹喇叭也干不好!”云儿含泪,重新将肉棒含入口中,依成进的话,舌尖轻轻撩动。成进笑道:“这丫头学得也挺快!”伸手在她娇嫩的肌肤上乱摸,突然双手捏着她两个小小的乳尖提了一提,云儿身子一颤,口中仍不敢稍停。

赵霜灵不想见他们丑样,转过身去。成进也不去理她,一边享受云儿小嘴的服务,一边双手不停地在云儿全身上下游走,不时还转手在霜灵屁股上捏一下,其乐无穷。

云儿只见口中肉棒渐渐涨大,惊疑不定。突然下体一痛,只觉小穴里有异物插入,身子不由扭了一扭,屁股上却是一痛,已给成进打了一下。

成进打了一下屁股,见云儿不再挣扎了,便将手指慢慢旋入云儿小小的阴户里,轻轻抠动。云儿身子又是一阵颤动,竭力忍住不出声。

成进说声“好了”,抓起云儿的头发:“把身体转过来!”然后两手分别握住云儿两只脚踝,将她双腿大大分开,肉棒已凑到云儿的下身,在她阴唇上碰了一碰。

云儿知道自己破身的时候已经来到,双手捂面,面红过耳,只听得成进轻声说:“我来啦!”下体一阵剧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成进昨夜给赵霜灵破身时正处于半疯狂状态,没有好好享受,心想这次该好好享用一下处女的妙处了,将捅破云儿处女膜的肉棒往回收了收,只觉给四周肉壁紧紧箍住,每动一动都是一阵强烈的快感。

成进心想对自己老婆都没客气过,对这小姑娘更不用斯文。当下下身又是一挺,深深插入,云儿又是一声大叫:“好痛啊……”

成进不去理她,只顾享用云儿窄小的小穴,一只手紧握住云儿的嫩乳,一捏一捏的,另一只手忙里偷闲,却在霜灵浑圆的臀部抓来抓去。突然手指一动,在霜灵的屁眼中戳了一戳。赵霜灵没料他来这一招,一阵激的感觉涌了上来,身子扭了扭。成进大乐,心中已有了计较。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玲珑孽怨(3)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lll.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