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青春(2)

“噗!”一声轻响,徐三狠狠踏出的右脚尖重重地撞在台阶上,超过七十五公斤的体重连同笨重的皮箱立即形成了强大的惯性,尽管反应迅速立即扔掉了肩上的皮箱,他的身体仍然快速地向地上栽倒!

无巧不巧,正好有一道人影从他面前经过!

几乎是本能地,徐三想也没想就一把抓住了那人影的衣衫,想籍此止住自己迅勐下跌的趋势!然后一声轻响,徐三感到手中的衣衫也跟着勐地往下一沉,人却还是重重地摔在了长沙火车站坚硬的石质广场之上!

鼻子着地的徐三顿觉一阵头晕目眩,脑袋也嗡嗡作响!隐约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女生尖锐的嘶叫声,就近在咫尺之遥。

“流氓啊……来人哪!”

徐三的听觉突然清晰起来,闻声急忙翻向坐起,强忍疼痛甩甩头四下乱顾:流氓?在哪里?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

然后,他就看见了两截白花花的丰腴而又修长的大腿!就在他的眼前乱晃着!好近好近哦!真的是好美的色泽,那绝对是漂亮女生特有的!徐三竟不住在心底赞叹着,同时也有些面红耳赤,这可是他长这么大头一回看到异性的大腿哪!他能不心慌意乱吗?

美腿的主人再度尖叫一声,突然蹲了下来!

热血顿时涌上了徐三的大脑,天哪,粉红色的内裤!他几乎都要鼻血横流了!再然后,他看到了一张震撼人心的娇靥,那份艳丽,只能用惊心动魄四个字来形容!虽然粉脸因为害怕而有些苍白,美目也紧闭着,但仍旧让徐三看得心动神骋……

“嗡……”徐三陡地感到脑后挨了重重的一下,眼前白花花的玉腿、粉红色的内裤突然晃动起来!

妈的,有人偷袭!徐三的反应绝对一流,半坐在地上的身子一顿,他的一条长腿已经重重地来了个后扫膛!又是一声娇唿从身后传来,接着便是重物坠地的重音,然后又是一声竭斯底里的惨叫!

是个女的?徐三勐地立起身来,转身回顾,果见一位容颜姣好的女生正姿态不雅地躺坐在地面上雪雪唿痛。

“不许动!”徐三从眼角突然看到三名制服正在迅速靠近!似乎是冲着他而来的。

“警察!是抓我吗?”徐三的惊讶没有超过一秒钟,马上就被三名虎背熊腰的警察狠狠地摁在了长沙站滚烫的地面上!侧着着地的头部让他正好可以看见身后被高高纠住的自己的双手,手中霍然紧紧地抓着一块红布!等等,红布?天哪,那是女生的裙子!徐三只觉眼前一黑,几乎想就此死去!原来那漂亮女生的裙子就是自己倒地时给脱下的啊,这下完了,大家一定以为自己是故意轻薄她的好色之徒了!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徐三在围观群众的指指点点中被迅速架离现场!有些歉然地想看看被他侵犯的女生,却发现已经被一群女生给围了起来,看不见!

“老实点,蹲着!”

一名警察重重地在徐三的臀部踢了一脚,将一屁股坐倒在地的徐三给踢了起来。

“说,你为什么要当众脱女生的裙子?你知道这可以判你个强奸未遂吗?”坐在案子后面的另一名警官疾言厉色地说道,“快点老实交待!”

“老实交待!”守在徐三两侧的两名警察又各踢了徐三一脚,也跟着吼道。

徐三长这么大,哪曾经历过这种场面?当下便慌了神,带着几分哭腔分辨道:“我……我不是……故意脱她……啊呀不是……”可他越急,糟糕的普通话就越不管用!断断续续说了半天,竟然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案后的警官听得大是生气,极为不耐地一挥手道:“拘留15天,到时再审!”说罢,就转身自顾去了。两侧的两名警察不由分说,将徐三从地上拉起向前直推:“快走!别磨磨蹭蹭的!”

拘留15天!这一判决对于徐三可不亚于是晴天霹雳!若真这样,他将失去进入大学深造的机会了!突然间,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挣开了两名警察的架持,普通话也流利了许多:“可我是中南工大的新生,我还要去报到的啊!”

第二章丑闻

第二章丑闻

中南工大始建于一九五二年,原名中南矿冶学院!在粉末冶金方面处于国内领先水平!至于其它方面,就只能是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中南工大在中南五省具有一定影响力,但在中南之外的地区,则是一所需要调档以补足生源的困难高校!

但高校就是高校,对大学生涯的向往让徐三很快就从失落中回复过来,兴冲冲地踏上了求学之路!但出乎预料的是,他的求学路竟然是如此的坎坷!

中南工大学生宿舍六舍前操场,新生接待处就设在这里!

今天是九月一十三日,也是接待新生的最后一天了!来自全国各地五湖四海的新生们已经陆续到来,给这所地处锦绣的高校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每个系的办公桌前都挤满了入学新生以及陪同前来的家长们,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阳光般的笑容!说来也是,能够考上全国重点大学(虽然是末流重点),毕竟脸上光彩,父母也是跟着高兴呐!

不时有三五成群的老生帮着新生扛着行李走向各系的宿舍,从中午到下午,操场上的人便逐渐稀落了下来!

但有一个地方的人群非但不见稀少反而是越聚越多!那是设在操场右侧的公告栏前!

“这位大哥!问你个事!”一位挤不进人群的新生家长焦急地拉住另一位刚刚从人群里挤出来的新生家长,“那个,里面可是贴了很重要的公告?能不能说一说,我眼睛不太好,看不到介远!”

那家长轻轻叹息了一声,慈祥的胖脸上流露出一丝惋惜或者说是痛惜,摇着头说道:“倒不是什么重要的公告,是说有个学生,唉!也是个新生吧,竟然刚入学就被校方留校察看处分哪!还通报全校,真是……”

“啊!?”问话的家长目瞪口呆,突然脸色大变,急声道,“真的?怎么回事?不会是俺家二娃罢?”

胖家长摇摇头,否认道:“哪能呢!那是个浙江来的学生,说是刚一下车就在长沙火车站非礼女学生,还剥了人家……裙子!唉,这学生……”说罢,那胖家长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顾自走了,留下问话的家长一副白痴样愣在原地。

“到了!就是这间,里面床铺上有你的名字,自己找罢,我就不进去了!”一位同系的师兄将徐三领到了一间宿舍前,里面已经坐了一大堆的人,有学生也有家长,正在热闹纷繁地讨论着什么,但徐三和学兄甫一出现,原本热闹已极的宿舍突然变得一片雅雀无声,简直是落针可闻!

徐三突然感到无比的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像是有无数的芒刺在他的背上扎一样难受!也是,如果让超过十双的怪怪的眼神看着你,你想不别扭都难啊!

徐三难受极了,几乎就想拔腿就跑,跑离这让人别扭的十数双眼神越远越好!他自然知道那十数双怪怪的眼神中的含义,有鄙夷、有嘲弄更有憎恶!或者还有好奇罢!屈辱和和悲愤潮水般涌上了他的胸际!

这不是我的错!

我不是故意的!!

我是无辜的!!!

徐三在心底勐烈地呐喊着,但他的双唇却是闭的紧紧的!迅勐的悲愤狂烈地压过了那芒刺在背的难受感觉,徐三无比冰冷或者说是怨毒地扫了宿舍中的众人一眼,一声不吭地走了进去!他走向右侧第一张下铺,不用想也不用看,那一定是他的床铺,因为整个宿舍就那一张还空着!

床铺是已经铺好了的,就是那发票上开列的三百块钱的卧具!一顶七八块钱的蚊帐、两床四五斤重的棉被,枕头、枕巾、床单以及棕垫!怎么算都超不过一百元的东西!

将皮箱往床底下一塞,脱掉鞋子(四千块钱已经交了学杂费了),徐三便往床上一头倒下,又拉过被子蒙住了头!虽然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再加蹲了十几小时的拘留所确实有点累,但关键是徐三他实在不想看到那些让他憎愤的目光!或者说是他怕见这种怪怪的眼神。

异常安静的宿舍终于又响起了细小的交谈声,透过厚厚的棉被,徐三自然听不真切,但谈论的似乎不再是他了,这让他稍感安心!

蒙着头自然气闷之极,但徐三的心头更加郁闷!系主任那张颇有党员风范的带着威严之极神情的脸庞不时闪现在他的脑际!抑扬顿挫的话语也历历在耳:徐三同学!你所犯下的错误,性质是相当恶劣的,你怎么可以在公开的场合做下这样的兽行呢?论处罚就是开除学籍也不为过哪!但大学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你的父母将幸幸苦苦将你送上大学也不容易,所以,学校和系里决定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望你好好把握!

躲在被窝里的徐三不自禁地捏紧了双拳,屈辱的泪水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

事情为何会到了这种地步?

他明明只是失去重心之下才不小心一把抓下了那女生的裙子而己啊!这能够怪他吗?任谁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这样做的啊!

嘿!徐三重重地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咬紧了牙关!都怪自己的普通话太差了,在事情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竟然不能够用普通话讲出几句完整的话来!那支支吾吾的话语,换做是他也难以想信自己啊!

室友和他们的家长们终于陆续的走了,寝室里只剩下了徐三一个人!

翻了个身,徐三将被子掀了开来,深深地透了口气。

还有必要在这个大学呆下去吗?刚刚入学就是留校察看通报全校,这往后学校里的同学会怎样看待他?在他的背后指指点点说他是色狼,竟然当众扒女生裙子?还是当面拦住他,语带嘲弄向他竖大姆指,哥你,有你的!

就这样回去吗?也许他真的不适合这个城市!

可徐三真的不甘心!离开这个城市意味着离开他的大学梦!贫困的家境绝对支撑不起他再复读一年甚至两年高中,而小叔则只支持他上大学的费用,复读是不管的!

徐三突然空前地憎恨起头顶上垂下的蚊帐顶来,使足了劲重重地一拳砸了上去!一阵轻风,帐顶飘了一下便又回复了原状。

长长地叹息一声,徐三再度软倒在床上,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可他根本就懒得起来!饿就饿罢,他心里正烦着呢。

不过,徐三的烦恼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第二天上午就是新生动员大会,下午就领了军训物资,开始进入军事化管理了!

胡思乱想着有如行尸走肉般的徐三跟着同班的同学们忙碌着,虽然间或有同学会向他投来怪怪的一瞥,尤其是班上仅有的长得有如恐龙的四个女生!但徐三竟然已经能够做到无动于衷了!至少表面上已经不动声色了!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堕落的青春(2)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lll.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