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妇日常(3)

六、办公室日常(三)和谐大肉

“原来小弟是特地来看我,现在人看完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就不送你了。”已经修炼成商城老狐狸的盛清和强忍住身下想要喷薄的欲望下了逐客令。

盛清欢瞥了眼休息室虚掩的门,虽然心有不甘,但毕竟是在大哥的地盘上,也不好太造次,反正知道了人在哪儿,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精明如盛清欢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向老成严肃的大哥居然胆子能大成这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敢让人给他口交,其实他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发现真相了。只能说大概是盛清和高冷禁欲的形象塑造的太成功了。

其实盛清和也不知道为什幺,明明在人前人后都一样清冷的自己偏偏对殷芙总是难以自持,就跟着了魔似的,只要看到她,就无时无刻不想操她,操日死她!

就像现在这样,是以前的自己绝不会做的,一想到差一点就会被盛清欢发现殷芙跪坐在地上含着自己大肉棒的样子,盛清和就觉得格外刺激,本就已经很是粗壮的肉棒硬生生又涨了一圈,殷芙的小嘴险些被撑破了。

好在她上面的小嘴跟下面的一样弹性极佳,稍稍适应了一会儿又开始吞吐起来。这会儿听到人出去的动静,殷芙终于敢发出声音来。她啧啧有声地吮吸着肉棒,仿佛那是无上的美味。

还不时发出一两声媚到极点的吟哦,盛清和这个时候是一刻也不能忍了,他只想把大肉棒捣入她的身体,狠狠地操她!

他把殷芙从地上拉起来,因为跪坐太久,殷芙的双腿已经发麻,根本无法站立,她踉跄着就倒在盛清和怀里,盛清和就势托住她的屁股,像抱小孩一样把她抱起来快步向休息室走去。

这个姿势让两人的下身紧密贴合在一起,走动的过程中粗大的肉棒不断摩擦着殷芙的蜜穴,偏偏又不插入,殷芙难过得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一样,骚浪的淫水不住地流,直把盛清和的肉棒也浸润得滑腻无比。

好在就几步路,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扔在了床上,紧接着一根巨大就贯穿了她,坚硬的肉棒跟烧热的铁杵一样,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底,因为太激烈,甚至顶开了子宫口,把殷芙的肚子都顶起一个小包。

“小骚货,这幺几步路你就忍不住了,看你那淫水流的,就这幺想被肉棒插吗?”

“刚刚吸肉棒吸得很刺激吧?是不是很想被盛清欢发现,然后两个人一起日你啊?”

“哦~操!这幺紧是想夹死我吗?”

不小心脑补了一下跟盛清欢前后夹击殷芙的场景,盛清和的怒气值不断上涨,他一边野蛮地横冲直撞,一边说着各种荤话。

殷芙已经被这不带任何技巧的原始野性冲撞给操得爽翻了天,那一声声媚叫简直婉转地能勾魂,小嘴儿还不服输地跟盛清和较着劲。

“啊…插得我好爽…人…人家一刻都离不开大肉棒…哦…就…就想被操啊…”

“嗯…轻…轻点啊…骚穴要坏了…啊…”

换来的当然是更加大力的肏干,盛清和好像装上了电动马达一样,一刻不停地快速抽插着,直干了千余下。

静谧的休息室里,只能听到“噗嗤噗嗤”的插穴声,和“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殷芙的淫水越流越多,几乎快成汪洋了。

“骚货!水这幺多是想把我淹了吗?”这一波大力的抽插已经把盛清和的愤怒值用光了,他缓了口气,把殷芙转成跪趴的姿势,看到那离了大肉棒就骚得不住扭动的大屁股,又忍不住“啪啪啪”拍打了几下,没想到这骚货水流得更欢了。

殷芙正在兴头上,没想到换了个姿势大肉棒却迟迟没有插入,不由着急地把屁股撅得更高了。

雪白的屁股浑圆挺翘,依稀能看到有几个红红的手掌印,中间是粉色的菊花和微张着的鲜红小嘴儿,那嘴里不断地流着口水,似乎在做着无声的邀请。

见此美景,盛清和再也忍不住,把肉棒对着那张小嘴儿就插了进去。

才歇了这一会儿,好不容易操开的穴又变紧了,大肉棒只能一寸一寸地慢慢沉入。

每进去一分,殷芙就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直把盛清和听得欲火焚身,这磨人的小妖精,迟早要死在她身上!

殷芙不能忍受这种渐进带来的瘙痒感,她上下晃动着屁股,调整好位置便向后这幺一顶,整根肉棒瞬间被她吃了进去。

“哦~”

“哦~”

两人齐齐喟叹出声,一个是终于被填满的充实感,一个是要被夹断的紧窒感。

太爽了!

后入的体位不仅更深入,还让大鸡巴摩擦到了很多正常体位插不到的敏感点,只要再抽插那幺几下,殷芙就要高潮了。

偏偏盛清和因为太紧怕马上射出来半天不肯动作,殷芙只好无奈地自己前后扭动着屁股。

这女人,实在太淫荡了!

盛清和咬牙,却还是配合地扶住水蜜桃般圆翘的屁股,快速抽动起来。

“啊~”眼前闪过无数小星星,殷芙尖叫着泄了身。

热流的冲击和阴道瞬间的痉挛让盛清和再也憋不住,几乎在同时释放了自己。

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浇在子宫口,被一吸一吸地收进了肚子里。

终于得到精液滋润的殷芙仿佛整个人都亮了起来,皮肤越发水润,眉眼越发精致,有一股暗暗的幽香升腾起来,伴随着两人的唿吸交缠。

七、办公室日常(四)

时值中午,总助已经体贴地帮盛清和叫好了星级酒店的外卖。盛清和放下手中的文件,揉了揉眉头,起身轻轻走到休息室。

熟睡中的殷芙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般诱人,薄薄的蚕丝被只有一角盖在平坦的小腹上,露出即使平躺着也依然丰硕的奶子和两条修长的大白腿,那隐秘的幽谷在腿缝间若隐若现。

盛清和只觉得一阵燥热,发现他的下身又可耻地硬了。

怎幺办呢?干呗。

反正午休时间够长,盛清和索性除去了自己全身的衣物,挺着一条大肉棒就爬上了床。他也不叫醒殷芙,只轻轻地掰开她的双腿,便把头埋了进去。

殷芙光滑白皙的阴户干净得如玉女一般,他拨开两片肥厚的大阴唇,探出舌头准确地擒住了中间那颗艳红的珍珠,轻咬慢舔,很快他就感觉到它慢慢地充血胀大,紧闭的花洞里也流出了香甜的蜜水。

盛清和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这无上的美味,清甜中带着一股幽兰似的芳香,完全不同于一般女子那带着酸的骚味,光这就是世间少有的极品了。

殷芙半梦半醒间只觉得空虚得紧,下面又湿又痒,不由发出了难耐的呻吟。

盛清和暗笑,缩起舌头钻进了蜜洞,模仿着阳具进进出出,还不时扫一下肿胀的阴蒂。

然而舌头毕竟长度有限,殷芙被弄得不上不下的,只好幽怨地醒了过来,原本勾魂的媚眼也因为没睡醒的缘故略显迷茫,多了几分纯真。那一脸欲求不满又委屈的小表情看得盛清和心中一动,突然有了逗弄她的心思。

他故意挺了挺胯下那根儿臂般的巨龙,“小骚货,想吃大肉棒吗?”

殷芙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渴望地看着他,呃,他的肉棒,那神情再明白不过。

“想要啊!求我呀,求我我再考虑要不要给你!”

虽然殷芙非常不想满足他的恶趣味,可实在是不想受情欲的折磨,因为体质和功法的关系,她对欲望的耐受力近乎为零,所以没有多做犹豫她就选择了屈服在欲望之下。

“小骚货想要总裁大人的大肉棒,求总裁大人给我~”

看着盛清和晃动着大肉棒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殷芙知道就这样他还不满意呢,她当然明白他的心理,不就是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调教欲望嘛,所以她一开始也没拣着多淫荡的词儿说,毕竟要循序渐进嘛!

“小骚货下面的嘴儿饿了,想吃总裁大人的大肉棒~”

“唔~人家好难受~好想被总裁大人插~”

“插哪里?”殷芙的努力有了回报,不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盛清和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插下面的小嘴儿~”

“不对,要叫骚。”

“人家想要总裁大人插我的骚~”

“用什幺插?”

“总裁大人的大肉棒~”

“是大鸡巴。”

“啊~人家的骚好痒,好想被总裁大人的大鸡巴插~”

“小母狗,又发浪了,一会儿不日你就难受是吧?”

“是的,我是总裁大人的小母狗,骚一刻都离不开主人的大鸡巴,求主人操日死母狗吧!”殷芙说着就跪趴成母狗的姿势,大白屁股高高撅起,露出被掰得开开的粉嫩蜜穴,透明的蜜液都快泛滥了。

“好一条淫贱的母狗!我这就操日死你!”盛清和已经被刺激得双目通红,铁杵般的肉棍直捣黄龙。他今天似乎特别容易暴虐,一边大力拍打着殷芙那白得晃人的圆臀,一边次次狠插到底,尽根而入,尽根而出。

“啊…太快了…太深了…插到子宫了…啊…”

“主人好棒…哦…大…大鸡巴操得小…小母狗好爽…啊…”

“只…只想天天被主人操…哦…哦…好…好爱大鸡巴…”

“嗯…啊…好舒服…要上天了…”

在这狂风暴雨般的冲刺中,殷芙都不知道自己泻了多少次,她爽得身体都觉得不是自己的了,整个人飘飘欲仙,只知道疯狂地浪叫,誓要把那个男人也拖下情欲的深渊。

盛清和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幺了,明明之前还想着要好好怜惜她的,不知为何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就想操日死这个荡妇,他爱死了她的淫荡,同时也恨死了她的淫荡。或许是盛清欢的突然造访让他有了猝不及防的危机感,很多以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一一浮上来,从来都是运筹帷幄的他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慌乱的情绪。

这些全部化为了他身体的动力,让他像上了发条一样不知疲倦地横冲直撞,也许他潜意识里觉得征服这样浪荡的女人必须先在身体上征服她吧。

两人的交合处已是一片泥泞,原本透明的爱液早已经变成了白色浑浊的泡沫,隐约能看到翻飞的大阴唇又肥厚了不少,白皙的阴部变得有些红肿,整个房间都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又一波爱液喷射而出,这回殷芙终于爽够了,她使出了大半的功力在阴道壁上,盛清和只感觉到原本已经被肏开的小穴突然绞得死紧,大肉棒被卡在穴肉里动弹不得,只能乖乖地等着一阵阵的热流浇在马眼上,他再也忍不住,精关一松,大股新鲜浓稠的子孙液便射了出来。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荡妇日常(3)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lll.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