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探病房,艳遇美娇娘(5)

 

  这时岳父也很配合地说想睡一会,我就马上给他搭好被子,顺手拿了一张报纸,斜倚在窗户旁边,一边装作看报纸,一边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仔细打量这个迷人的尤物:黑色的低领体恤衬托着她的皮肤很是白皙,脖子上戴着的金项链的坠子不时触摸着她那深深的乳沟,短小的体恤下面露出一段白花花的小腰,还有她那不经意流露出的慵懒迷人的风情……看的我眼花缭乱,心里欲火升腾的,但却还要装作一副心不在焉,专心读报的样子,唉,真的好可怜啊!

 

  等到我媳妇和她弟弟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意淫好大一会了,这时候这个迷人的少妇已经做完了一切,正坐在她母亲的床位的后面低头翻看着手机。我?迫自己收回内心的绮念和臆想,仔细地询问着岳父的病情和住院这几天的情况,媳妇的弟弟说没什幺大碍了,但医生还说要留院观察几天,输液巩固一下,看着内弟那有点发红的眼睛,我就自告奋勇地说今天晚上由我在医院照顾岳父,内弟说不用,我说我这星期也没什幺事情,就替替你,你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洗洗澡换换衣服,内弟看我说的很坚决,就先自己回去了。

 

  一转眼就到了中午了,我和媳妇先给岳父打了饭,然后去医院外面的小饭馆里面随便吃了一口就回到了病房,进去才发现病房又多了一个少妇,看眉眼和那个艳丽少妇有几分相似,不过没有她身上的那种女人的妩媚,多了几分势利的模样,问了岳父才知道是那个少妇的妹妹,病床上那个老太太果然是她们的母亲。

 

  原来她妹妹是来送饭的,同时又给她姐姐诉说她们哥哥的不是,不仅不来照顾母亲,而且连住院费都不想出,还絮絮叨叨的说她晚上要上夜班,不能来照顾母亲了,还要她姐姐多操心。

 

  听着她们姐妹俩唠唠叨叨的,我心里却开始弥漫着喜悦,想着晚上可以能和这个妩媚的少妇一起同屋而住,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期待,说不定会发生一些什幺事情呢,呵呵。

 

  在医院照顾过病人的色友们应该是有体会的,其实照顾病人确实不是个容易的事情,琐碎的事情很多,好在媳妇在那,我就只是跑前跑后地做一些喊护士换水,扶着岳父去卫生间之类的事情,期间因为媳妇在场,所以我也敢和那个少妇搭讪。

 

  我这几年虽有过出轨,但也都是偷偷的行为。所以在媳妇面前还保持着好男人的本色,对于这个艳丽的少妇,我虽然有很?烈的欲望,尤其是她身上那股妩媚的女人味深深地吸引着我,当然还有她那个被牛仔裤包裹着的迷人的大屁股(我一向对大屁股的女人有一种很深的迷恋),但小说里面的狗血情节毕竟是作者杜撰出来的,现实毕竟还是现实,尤其是在医院这样的特殊场合,我不认为自己能有一亲芳泽的机会。一想到这些我反而自然起来,举止行动也正常也许多。

 

  下午基本没什幺事情,吃过晚饭我就让媳妇先回去了。七点我扶着岳父在外面转了一圈,我一手扶着他,一手举着输液袋,然后就坐在急诊室外面的长椅上休息。这时我发现那个艳丽少妇正在病房外面打电话,而且说话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她在走廊里面来回走着,电话打了很长时间,挂了电话的她显得很气闷的样子,靠在墙壁上不愿回病房去。

 

  岳父一直在外面的长椅上坐到快九点的时候才回病房,回到病房我才发现病房显得很安静,靠门口的那个老太太输完液被家人接回去住了,另外一个病床上的老太太是由她五十多岁的女儿照顾的,这个腼腆的妇女很安静,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艳丽少妇正在接电话,她一直没说什幺,只是说让打电话的人来一趟,电话很快就挂掉了,老太太问是不是她哥哥打来的,她说是的,老太太说这个不孝顺的逆子,全当我没这个儿子,还说真苦了她了,我听到老太太叫她小雅,我这才知道她的名字原来叫做小雅。

 

  病房外面渐渐的安静下来了,小雅等她母亲输液的针被拔下来,扶着她吃了药以后就给她母亲说出来一会再回来,老太太也没说什幺就睡下来。岳父的输液也在十多分钟以后结束了,我也扶着他吃了药,他也躺下来开始睡觉了,我估计输液里面含有镇定剂之类的药物。看看暂时没什幺事情了,我就也出了病房。

 

  沿着走廊我来到了医院的后院的住院部的院子,外面的空气很是清新,偌大的院子还有一些老病号在外面坐着闲谈,这时我看到了一个人独坐在角落长椅上面的小雅。不知道为什幺,我突然感觉此时的她很孤单,很需要男人坚?的依靠。

 

  这时我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勇气,不由自主地走到她面前,小声地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她抬头看了看我,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坐下后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情急中拿出了手机,翻出了我喜欢听的那首黎瑞恩演唱的《一人有一个梦想》,调小声音放了起来,甚至跟着轻轻的唱了起来。

 

  你也很喜欢这首歌吗?她突然问我。

 

  嗯,是的,是的……我很喜欢的。我听到她问我,一下子变的结巴起来。

 

  接下来的交谈变的轻松起来,她好像非常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自己苦闷的心情,而我恰好出现在合适的时间于合适的地点,况且戴着眼镜的外表斯文的我,也没有让她显得戒心十足的,再说我们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陌生人。所以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奇怪,什幺事情都可能会发生,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桃花运吧。

 

  她告诉我她今年32了,高中毕业就去南方打工,在那边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老公老家是湖南的,现在在开长途大货车,平时一直在外面忙,很少在家,有一个10岁的女儿,她平时在那边照顾女儿,和公婆们住在一起,关系不是特别好,老公脾气也不是很好,今天晚上还打电话给她让她赶快回去,她说走不了,她老公还很生气的样子。他哥哥简直不是个男人,母亲住院了也不管,住院费也不想拿,这几天一直是她在医院照顾着,感觉心里很烦躁。

 

  我一边倾听,一边安慰她。没想到说着说着,她居然低着头小声哭了起来,我一边拿出自己随手装在口袋里的纸巾递给她,一边轻声细语地劝慰她坚?一点。

 

  我想她毕竟是一个小女人,几天来的劳心劳力和生气烦闷让她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途径。趁着给她递纸巾的时候,我用手轻轻拍了几下她的背部,她猛地颤抖一下,扭捏地挪动了一下身子,但却没有说什幺,我嗅着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的香水味,那压抑很久的欲火突然间猛地又烧了起来。

 

  我说你看我笨嘴笨舌的,也不会安慰人,不如我给你唱首歌吧。她说谢谢你的耐心地听我说了这幺多,我没打扰你吧。我说倾听一个美女的独白是我应尽的义务,她说我都成老太婆了还美啊,我说你要是老太婆,那天下的女人都应该上吊了,她破涕为笑说了声讨厌。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那夜探病房,艳遇美娇娘(5)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lll.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