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美丽的屁股(5)

 

我一咬牙把整根阴茎缓缓推入岳母的肛门,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传来,让我有些不忍,但得到岳母第一次的征服感是那样邪恶,根本无法阻止。阴茎在全根尽入后,里面并非那幺紧凑,最狭窄的地方就在肛门外围,整个感觉像一只喇叭,那一圈肛门肌箍住肉棒的感觉真是十分美妙。

 

我开始在岳母的直肠内抽插,几十次来回后,岳母的反应没那幺剧烈,我也加快了力度和抽插频率。龟头刮过一道道直肠璧的皱褶,得到更强烈的刺激,也更强烈的感受到岳母的身体反应。岳母的叫声中夹杂哭泣,我真实的感受着她的耻辱和疼痛。

 

窄小的肛门承受着我粗大阴茎的频繁进出,异样的快感一阵更比一阵强烈的传递到我脑细胞。快支持不住了,我心中呼喊着,肉棒在岳母的直肠内快速抽插,原先粉红色的直肠璧变得有些黯淡。岳母大声呻吟着,哭声弱了许多,不知是不是在反复刺激下,也有了一丝快感,在动听的呻吟中,精液冲破肛门,全部射在岳母的直肠内。

 

拔出软软的阴茎时,带出的除了白色黏液外,还夹杂着一丝鲜红的血液。我终于完全占有了岳母的身体,她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被我无情征服。我趴在她瘫软的身体上感谢她把第一次给我,岳母娇嗔的白我一眼,生气的把头扭过去说以后再也不许碰那里。但我相信凡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就如我当初侵入她阴道一样……

 

云云回来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一切在细心的岳母收拾下显得跟往常无异。两天一夜我们在房间的任何角落都性交过,房间里弥漫的叫床声我感觉至今依然如此清晰。岳母根本就没有穿内裤,方便我任何时候兽欲大发时就蹂躏她的娇躯。卫生间成为我们光顾最多的房间,经常射精后我们都会相拥进去擦洗身体,但天知道什幺时候我又来劲了。

 

几年前岳母做了节育手术,使得我们的纵欲是那样肆无忌惮,真可谓想射就射,大都射到她阴道深处,因为我喜欢她子宫颈吸着龟头蠕动的感觉。岳母说她两天来学到的性爱姿势比她一辈子学到的还多,我只能笑笑,年轻是本钱,而网络是个好东西,我已经极尽所能为自己所爱的人做了最大努力。我相信努力是会有回报的,因为岳母已经开始计划我们下一个约会日了。

 

从此,我和岳母就经常约会,有时候在我家里,有时候也会去开房,岳母现在已不再拒绝开房,当然我们双方还是喜欢在家里干,那更加放松,性爱质量也更令人满意。这种关系持续了四年左右一直没被发现,这得益于岳母的一贯细心。

 

岳父去世后,岳母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云云肯定不会发觉,她母亲手指上的结婚戒指实际上和以前有所不同。表面上完全一样,但戒指内侧却多了行小字,上面刻着我汉语拼音名字的缩写。那是我专门请人仿制后亲手戴到岳母手指上的,事实上,我娶了云云母女俩,只不过一个明娶一个暗娶罢了。

 

岳母把我完全当做自己的丈夫,因为我数次发现她会吃自己女儿的醋。这是娶了“岳母”后我唯一没预料到的事。好在岳母也算深明大义,大多时候就是撒撒娇,让我哄哄她就过去了。我不知道我和岳母的秘密还能瞒着云云多久,但我心里深知,和她母亲邂逅我终身不悔……

 

 

 

正午时分,我驾着那辆破吉普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刚好赶上午饭。岳父前两天便已到达,本来我和岳母应该昨天傍晚过来,但昨天路上不巧下了场暴风雨,电线杆子刮倒了好几根。而我新领驾照不久,为安全起见,不得不在路途歇息一宿,好在今天立时恢复往昔的晴朗天气,故今天中午也算平安来到岳父的老家。妻子则赶今晚的末班车,明早还来得及参加落梁仪式。就这样,一家四口因种种原因居然分三拨人上路,也算有趣。

 

筵席已经摆开,今天两顿照例请自家亲戚,明天早上举行仪式后,中午请村里的邻居好友大吃一顿就可以动手盖楼了。这里习俗比较多也很烦琐,不论大事小事都要大摆筵席并举行各种仪式。这次请客的原因是因为岳父的大哥要盖个小楼居住,而建房在当地是特别隆重的一件事,所以办得相当热闹。

 

上首三桌都是长辈和直系本家落座,岳母没随夫姓,所以退到院落旁边坐到靠墙的桌子上,我更是和岳父一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面对院落背靠墙壁紧挨岳母坐下。岳父大哥的老婆过来陪岳母一起坐,算是给岳母面子。其实我和岳母自小在城市里长大,并不看重座次这类虚名,岳母一直挂着浅浅的笑,雪白的皮肤和微微发福但绝不走形的身材和四周的妇女形成强烈对比。

 

长者一声令下,筵席正式开始,看起来不少人都是海量,没过多久就一片猜拳嬉闹的吵声。我环视四周,见没人注意,悄悄把左手放到桌子下,摸索到岳母的大腿,掀开黑色裙摆,抚摸白嫩的大腿内侧。岳母微露浅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大腿却暗暗用力夹紧我的手掌令我动弹不得,就如昨晚紧紧夹住我的阴茎一样。

 

此刻大伯母正和岳母眉飞色舞的聊天,岳母不时发出笑声,谁也猜不到桌下我的手掌正和她的大腿展开着肉搏,最终还是我占了上风,顺着内侧往上直抵阴户。那隆起的阴户是那样饱满诱人,第一次随现在的妻子云云拜见未来岳父岳母就巧遇到她半边阴户。

 

当时岳母去取柜子最上层的物件,因为太高在地面上放了个凳子,我讨好的帮忙扶住凳子,不巧就见到裙下风光。岳母那天穿了条非常窄小的三角裤,既小又紧,紧得隆起的阴户从二指宽的内裤边凸现出来,甚至看得到两边卷曲的阴毛,令我心中荡漾了好一阵。从她的阴户隆起程度推测,岳母性欲旺盛,不知比她大12岁的岳父能否有足够体力满足她。从那一刻起,岳母的一举手一投足总是令我联想到她饱满的阴户,以至于当天告别她后在车里和云云做爱时兴奋异常,云云说我超水平发挥。她当然不知道刚才我一边干她一边却将胯下的人幻想成丰满狐媚的岳母……

 

我的手指隔着岳母的内裤轻轻揉搓那条细缝,才一会就感到一片潮湿,而岳母实在会演戏,不敢太过抗拒但面上一直挂着微笑。我得寸进尺把手指绕过裤边伸进缝隙内,触到一片湿滑温暖的嫩肉。就在这时专管给宾客添酒的村民过来了,手中提着一大壶散装白酒,我只好恋恋不舍的把手指抽出来,并当着岳母的面放进嘴里很夸张的咂了咂。岳母脸上终于呈现一抹潮红,但很快又消退。

 

“老表远道而来,多喝点啊……”村民给我的土碗斟满酒,笑吟吟的说道。我点头称谢,就当着他的面把岳母悄悄放到桌子下整理内裤的手掌拉到我的胯间。岳母只要抗拒马上就会被人发现异样,所以她完全没有反抗,乖乖的摸着逐渐膨胀的阴茎。斟酒的人走远后,我把拉链拉开将肉棒掏出来,岳母显然吓了一跳,但我随即将西装下摆盖住她的手掌和我的阴茎。

 

肉肉的手掌抚摸着勃起的阴茎,岳母对这根阴茎应该不%?br>被这根阴茎频频造访,经剧烈摩擦后喷出大量精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连上今天清晨共射了四次,每次都射在她身体内。当然前两次她的手被丝袜绑在旅社木床的扶手上,嘴里塞着内裤。而后两次她的手臂一直缠绕着我的脖子,把我的舌头吸进嘴里贪婪吮吸,直到现在都觉得舌尖有些发麻。一双雪白的美腿更是死死裹住我的后腰,特别是射精的瞬间,感觉腰部都要被她的双腿锁断了,从前半部分的被动奸淫到后面的主动迎合形成强烈对比……

 

大伯母前阵子刚做了奶奶,正乐不可支的夸耀自己的孙女如何可爱如何白胖,岳母一边奉承一边套弄我的肉棒,在大伯母问到她什幺时候做外婆时,岳母撸包皮的速度和力度明显加快。她一定回想起昨晚我在她阴道内射精时,精液喷打在阴道壁的力度以及精液的存储量实在值得我骄傲一番。我在和云云做爱的时候就不可能那幺夸张,尽管她们是母女,床上技巧却天壤之别。

 

推杯换盏之间,精液再次喷发全部射在岳母温暖的手掌内,岳母相当体贴的将残留在阴茎根部的精液从龟头顶部全部挤出来,又异常温柔的套弄了一阵,直到阴茎软化才将手抽回,用另一只手抽出纸巾擦拭干净并借故离去。我也小心的将垂头丧气的阴茎塞回裤子里,待岳母回来后也借机离开,整理好后才红光满面的回到席间。

 

早上6:00,闹钟将我唤起,我起来后看到表哥也起来了,岳父哥哥姐姐的孩子我也不知道该叫什幺,一律叫表哥表姐。按照约定,妻子过不多会就该乘夜班车到了,表哥说我不必去接,再睡会吧!我谢绝了好意,洗漱完毕后表哥陪我一起去接云云。

 

班车比预定时间晚了20多分钟,不过没关系,完全可以赶上今早的落梁仪式。把云云接回岳父的大哥家,大伙都起来了。云云一边逐个向长辈问好,一边大声抱怨。本来我和妻子、岳母是准备一起过来的,但云云所在的医院接了个重症患者,病人家属经济条件比较优越给了主治医生不少红包,所以医生让云云晚一天,因为他需要云云这样比较有经验的护士作助手完成手术。就这样,云云做完手术后才乘坐当天夜班车过来,是所有亲属中来得最晚的一个。

 

所有人都附和云云的抱怨,因为她一直比较得宠,长辈都疼爱她,不停安慰,好半天才平息下来。安慰的人中我内心肯定是最虚假的,我甚至打算改天备一份厚礼谢谢那个病人,要不是他间接让云云不能和我一道走,我又怎能奇迹般享受岳母丰满性感的肉体呢。这辈子从未在一个女人身上有过插到腿软,射到腰酸背疼的经历,岳母绝对是第一人。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岳母美丽的屁股(5)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lll.xyz